Tag Archives: TJUFE

放假

与其说是放暑假, 还不如说和不放一样. 其实这样挺好, 有事情干, 不会太无聊, 也不会太有聊. 没有考试的情况下在学校呆着就是如此舒服.

早晨不知道怎么搞的, 竟然6点多就起了, 而且再也睡不着. 吃了点早点还喝了杯咖啡, 可是来到学校还是很困. 就迷迷糊糊地看了一天Javascript. 看了才发现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新东西… Lynda的教程真多, 我翻了以下, 竟然还有讲怎么用Numbers和Excel之类的.

下周小学期什么的就都结束了, 看来一个暑假, 我就又天天家呆着了. 我没事还是出去溜溜吧要不.

竞选

本来想写很多东西的, 但是到开始写的时候, 却不知道写什么了又. 所以我决定不写流水账今天    – -…

今天下午的主席竞选我觉得挺不错, 每个人都挺不错的, 竟然还让我想起了Yoga的那首残酷月光, 我才发现原来那首歌在我的Top500里排第10, 而且, 其实那歌原来是做过铃声的, 只是现在为了更加低调一点, 我已经把铃声由原来带人声音的改成纯音乐了.

每个人都是慷慨激昂, 高谈阔论了一番, 如果是我, 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在台上这样的. 我依稀记得, 高中时的各种选举, 我都是投弃权票. 这回到是不错, 我投了就主席了. 虽说我在那里没啥作用, 但是我终于也投了次票, 也在台前面现了一把, 我记得, 当时, 所有人都是把票双手放进去的, 貌似只有我是单手放进去的, 额, 我当时… 其实左手拿着手机了…真是的.

其实对信科系感觉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是平时和系办啊, 主席啊, 部长啊那些人都不怎么接触罢了, 也没什么机会接触. 记得我当时进入学生会的时候就完全是个巧合, 就好像我高中进学生会, 我就说, 我想进学生会, 于是我就进了. 大学貌似是被进入了学生会, 然后在那晃悠了1年, 什么也没干, 于是退位了. 当时我要不走, 兴许也能弄个部长副部当当, 可惜.

估计以后学生会就算再有什么活动也和我无关了, 所有的学生会活动貌似都是直接无视掉大四的, 而我貌似很快就要大四了. 这是一件多么毛的事情, 为毛我快大四了… 我记得, 我昨天QQ的状态是 — 我是大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