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2010

今天晚上去听了一个讲Virtools的讲座, 其实本来我是想去听听小型机啥的. 他讲座中竟然提到了Ballance. 我记得那是我高中时经常玩的一个游戏. 第一次看到这个游戏貌似是在华鑫网吧, 具体细节已经不记得了, 后来还去下了一些通关视频什么的, 反正当时觉得研究的挺透彻的, 虽然一直也没通关. 我依稀还记得, 高考前一天晚上我还玩了这个游戏, 貌似是当作减压了. 没想到这个游戏竟然就是Virtools做的.

说到高考, 我觉得貌似又要高考了, 我记得前两年高考的时候, 我每次都是早晨去南楼的那个MC里吃早餐, 然后在那看一天书再回家. 不知道今年去不去还. 不过, 我到是还想去, 或许, 我想再参加一次高考…

我记得当时估分报志愿的时候, 我只报了软件工程这个专业, 并且不服从分配. 于是中国地质大学把我给否了…当时觉得我是应该去科大了, 却没想到来到了财大, 真是怪异. 我记得我当时还和闪说, 你看, 我又和你校友了.

然后转眼, 就到了现在大三下学期. 于是这学期, 也快过去了, 看着大四的前几天一直在忙他们的毕业论文什么的, 我就想, 大学也确实快离我远去了. 所以刚才思考了一下, 我大学都干了些什么,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 我确实发现我什么都没干. 专业课, 我有几个听了的, 包括这学期的编译原理什么的, 我貌似都没听过, 数学课就更别说了, 高数, 离散, 线代, 概率, 运筹, 我貌似都是擦着60多过的. 也就那些语言课还算凑合, 估计大学唯一令我欣慰的就是我那悲剧的四六级都是一次过的. 虽然之后我每次还都继续考CET-6…

我其实是很少长篇大论的, 这篇应该也不是很长, 显然wordpress计算字数的时候没有算进去中文, 于是现在我只写了61个字…我估计都是标点.

这些日子, 一直令我挥之不去恶心至极的就是那个体系结构的课, 我发现我当时抽签的时候抽到第六组是个完完全全的错误, 简直就是巨大的悲剧. 我应该抽到第一组, 然后, 我们就没什么事情了现在. 下午下了课, 我们组还去了教室研究对策, 可是貌似也都是不怎么管用, 还要上台去丢人. 哎. 我最害怕的莫过于, 就是, 在台上, 丢人… 这也是我本来想去当一个班导助理什么的, 结果又决定不去的原因.

说到下午的课, 那个软件测试的范围, 简直就是毛… 说了半天其实就是让我们把一本书全看了, 我估计等快到考试的时候会有更加详细的范围出现, 否则, 我估计, 我就真懒得看他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