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该发生的早晚还是会发生, 即使现在不发生, 以后也会发生, 虽不知道是早发生好还是晚发生好, 但是现在的结果就是, 已经发生了. 很久不写博客, 确实也找不到写的感觉, 更找不到高中时, 大一大二时写博客时的激情, 甚至说是一种精神放纵, 特喜欢那时候的抱怨, 虽说是不抱怨的世界, 但是当时的抱怨现在感觉是那么舒服, 令我的确非常羡慕现在的大一新生, 大四的感觉, 真是一点都不好, 这谁都知道.

下个周末, 就要去北京了, 也就是一周至少5天都要在北京. 租房子的问题还弄得一头雾水没有进展, 现在也只好拖着等到时候再说, 其实我觉得, 已经有点晚了现在, 到时候不要露宿街头就好. 在网上看了一下房子的大概情况, 一个15平米左右的房子一个月是要1200左右, 实在是好贵, 才觉得原来财大的宿舍真是便宜啊. 东西不想准备太多, 差不多就行, 和我上大学时一样, 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足矣, 想当时, 还是我自己把行李拖到859上, 然后坐车直接到了财大, 结果还下错站了, 跑到了后门才下车, 于是又折回正门去. 公司现在要让我做的东西, 其实我也不太在行, 希望到时候不会出问题吧.

从上个礼拜日在家洗了个澡到学校后就感冒开始, 到现在还没好, 最近眼睛总是很不舒服, 右眼, 总是不想睁开,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赶紧好了吧. 最近生病的还真是不少, 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遭罪, 虽说是心里平衡一下, 但还是希望大家都好.

想想这个学期, 9月份的时候, 虽然天气很热, 几乎每节课都去上, 没事看着大一的军训, 和朋友没事出去溜溜, 玩玩, 心里还挺美的. 10月份的时候, 天气不错, 秋高气爽, 接到竞赛的任务, 于是开始天天泡在二教实验室里, 就那么泡了一个月. 然后我就习惯了在那个小角落里泡着了, 感觉真好. 10月还有各种招聘的笔试, 都去了, 却都没有后续的消息, 虽然我心里不是很舒服, 不过也就那意思, 好说. 11月, 天气有点冷, 但也还算好, 我依旧泡在那个角落里, 每天看着PHP, 闲了就去投几份简历, 还没事去团购各种吃的, 去参加学校里的各种大公司宣讲会, 看了点什么高雅艺术进天财, 也去看了大一新生的迎新晚会. 结果终于到了这个月的18号, 我去了北京, 就那么轻松的找着了工作, 于是我就应下来了. 然后说我可以先回到天津工作, 就这么我在那小角落里写了一个星期代码, 结果就被告知12月初必须要回到公司里去, 没有办法, 只好准备走人. 其实, 我要去那, 至今都没几个人知道, 知道的, 也都是至交了. 12月还没到, 不过我能想象出来, 周一到周五, 白天我在公司里敲着代码, 晚上在北京的某个小房间里, 一个人对电脑发呆. 周六周日回来看看, 再回到机房呆呆, 去图书馆看看他们学习考研, 然后打听打听期末考试的事情, 一起吃吃饭, 回家看看, 然后再回到公司工作. 大概就是这样吧.

本来是不想写那么多有的没的, 可是还是不知不觉写了不少, 我是很少写长篇, 不过这个看似真的不少字. 就这样吧.

随便写点

给BLOG加了一个防SPAM的插件, 终于再也收不到那些垃圾评论了, 邮箱感觉也清净了很多, 因为收到邮件看到是垃圾的话会令人很烦躁. 貌似离上次已经过了10天, 本来想等到过一刻天的时候再来写点什么, 可是捡到了这么一个快熄灯又什么都不想干的时间, 于是就来随便写点.

那天有新华社的什么玩意儿来给照毕业照, 就是毕业证上的毕业照那种东西, 我发现是个人类穿上西服都能人五人六的在那晃悠, 其实我是说我… 我总觉得我穿那个特别别扭… 不过照相的过程实在是很令人不爽, 竟然不到3秒就完事了, 我还想着像照身份证那样得重来好几次了.

才发现虽然电脑电源接上插座了, 可是插座一直是关着的, 估计今天晚上熄灯之后电脑不会活的太久就会没电, 不过已经两年了, 感觉电池还就算是比较强力. 不过我原来越懒得用这个本, 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我知道不可能换新的了.

昨天回家我就震惊了, 竟然楼道里的整面整面的墙上全是被盖上的修水管子的印章, 估计除了重新刷浆没有其他办法能搞定了, 这都什么年头了, 这么还有这么恶心人的事情出现, 真是令人费解. 不过昨天回家的过程也是异常漫长和艰辛的… 简直就是 =。。=! 对 就这个表情.

我总感觉用微博后, BLOG上就不知道写点什么了, 感觉平常都把改写的东西写到那上面去了.

iPod Nano

等了几天, iPod Nano终于来了, 果然最后是EMS, 也就是通过了两个邮递公司, 一个是嘉里大通, 然后给了EMS. 我也终于在Nano来的前一天晚上就把Classic给卖出去了. 在淘宝上挂了两个小时就被人拍了, 也真是不容易, 不过2年前卖Nano的时候貌似也是很快就卖出去了, 几乎不用耽误时间.

这两天简直是各种毛, 我不小心把我们大主席的移动硬盘给毛了, 幸亏我给差不多搞好了, 否则就得要了命了, 还好还好, 真是万幸.

竞赛完了, 笔试什么的也完了, 没有任何通知, 意料之中, 不过感觉又空虚了, 没事儿可做了, 其实还是有事的, 我发现我经常是有事的时候想去学东西什么的, 没事儿的时候就又只想呆着.

上几张图吧.

竞赛什么的

竞赛什么的终于都完了, 10月整整一个月, 每天几乎就是在搞那些东西, 因为有一件事情牵制着, 就很难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于是, 十月就是在10.1-10.7放假的时候天天来机房写, 然后平时没事的时候也去写, 写, 写! 不过到是很充实.

10.30去比赛, 一开始感觉还不错,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都快完事了, 结果下午就毛了, 各种问题, 各种bug, 各种乱都接踵而至, 木有办法, 不过还好, 死撑下来, 最后大家都说, 已经没腰了都, 因为疼的都不行了! 转天的答辩就算还凑合, 有一个砖家抱着智能这个字眼不放, 一直在那问问问, uzlz. 下午一路从以为是主校区的理工大学校本部跑到了以为是新校区的理工大学主校区去参家那个金山的宣讲会, 竟然还真有笔试, 虽然卷子不难, 但感觉有的题还是不知道.

昨天去那个瑞星的子公司面试, 感觉还不错, 我喜欢那个楼主要是, 旁边貌似是CCAV的主楼, 还有他们那个窗户, 能随时看到外面, 25层高.

现在看到大一小孩各种折腾我就在想, 我当年貌似也没怎么折腾, 什么都没参加, 社团, 学生会什么的, 我当时竟然如此淡定的一个都没去. 想想我就觉得奇怪. 果然是觉得大学少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