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_+*

上午在二教呆著一直, 然后就说要去培训过些日子, 结果晚上才知道, 明天就得去… 可要了命了. 我还想这刚考完我在家里歇两天的. 我这该死的腿什么时候能不疼啊.

下午我去给那个人讲VB, 她问的问题都好猥琐, 有的东西我实在是很费解, 我发现那些考试的就特别喜欢出一些根本没有用的语言细节问题, 有些东西根本不会有人去记, 只要用的时候查一下就行了, 竟然还需要背. 还有那个二级的那本书上, 真是错误百出…

之后就回了宿舍那边, 取新宿舍的钥匙, 然后去看了一下新宿舍的模样. 发现没有原来的宽敞了貌似, 不过我们宿舍貌似回归集体了? 跑到了原来学柏的那个宿舍的位置去了. 后来想到还有那个垫子没拿, 心想, 我还是过几天再拿吧, 不著急.

晚上孙立毛请我和但哥, 元健吃海底捞… 但其目的及其不明确. 不过今天那里面的服务员还好没有像上次那样问这问那, 估计他们也是嫌烦了. 吃的时候简直是各种2, 就不在这添油加醋地描写了. 之后不知道去那, 于是去滨江道上溜达, 到了和平路, 没有目标, 于是回返. 坐地铁的时候, 没法买票了, 而且卡里的钱还剩几毛, 小于5毛貌似… 当时想肯定悲剧了, 万念俱灰之时, 人家告诉我们先进去, 然后到那补票就行了. 于是我们进去后赶紧跑到对面的车站, 正好赶上最后一班车. 真是好毛好毛. 回到学校只好翻墙头进去, 我都多少年没干过这种事了… 结果最后11点半才回家.

明天还要去MTK…额.. 那个山寨系统, 真是不找到有什么好搞的.

不幹正事

我发现我最近都不怎么干正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 比如今天, 我下午3点跑到学校图书馆去自习, 呆到5点多我就去了二教待会儿就回家了. 我就是把软件测试的第一章读了一遍, 其实根本没有用…

这两天一直在纠结怎么同步Twitter到新浪的问题. 现在终于解决了. 本来是用Ping.fm和新浪自己的那个Gtalk机器人, 结果我要发就得发两边, 太麻烦. 尤其是在Beejive里要粘贴必须得先写一个字符进去才行. 于是我就知道了Follow5, 太完美了现在. 具体流程不叙述了, 直接上图.

6/24/2010

今天的编译原理就算考的比较顺利, 我竟然第一次在考试时拿出来小条抄… 其实是个大条, A4的纸了怎么也. 那个位置真是天才死了, 简直是视觉的死角…

因为要搬宿舍, 于是中午回宿舍里收拾了一下, 发现到也不是有很多东西要搬, 有些书根本就没用, 没想好到底是要留下还是扔掉. 大一时发的那些英语书, 几乎就没看过, 简直是坑钱, 只怪当时年幼无知哎… 还有那个水壶, 不知道里面的水放了多久, 一年总有了. 可是打开后竟然没有味道, 可见密封性不错… 还有, 那一堆过期的Hit轻音乐的杂志, 全被我最后扔到了楼底下的垃圾桶里. 竟然还看到07年买的一本程序员, 也扔掉!

家里没有人, 到现在还不知道吃什么, 其实我还不是很饿, 没准儿过会儿我就饿死了.

最后补一个08年买的, 一直放在宿舍, 今天才带回家的仙剑4结局的卷轴…

其实搬宿舍什么的, 都是浮云.

在iTunes里下了很多歌, 中文的, 英文的, 各种乱七八糟不同时期的歌… 最近我都懒得整理我的歌了, 实在是太多了… 已然懒的弄了, 刚看了一下已经203G了…

看来换宿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可是还有人想要做钉子户啊, 其实没有用额, 别人都搬了你不搬你不就是犯毛么等于. 其实搬宿舍什么的, 都是浮云. 靠… 这话我学的真顺流…

换宿舍?

今天从早晨一直到中午狂背网络原理, 终于迎来下午的考试. 结果竟然我们背了半天, 以为肯定考的网桥原理竟然没考, 考了一个我都不怎么知道的ARP, RARP… 幸亏我把前面选择题答案给抄过来了, 才知道大概该怎么写, 不过也算是胡说八道的. 还有那个, 幸亏我考前把那一坨流程图全都画到了桌子上, 否则我就肯定忘了. 还好监考不是很严, 不像去年运筹那样毛了.

晚上回家得知下学期要换宿舍, 具体点是过几天就要换了. 真是麻烦, 不过群里很多人都不想换, 其实到没什么, 换完了一样住. 不过13号楼那边真的是很远. 记得大一下学期的时候也说要换到13号楼, 结果都把他们两人间的宿舍腾出来了, 又决定不换了, 真是毛死了. 现在又来这么一出,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不过我同学跟我说我们住的那个9号楼是个危楼, 随时有坍塌的危险, 额…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出来是危楼的, 我倒是没觉得… 据说学校还说, 只要搬走, 网线端口什么的都给迁过去, 汗, 这不是变相支持宿舍上网么, 我们学校不是宿舍不让上网么… 好吧, 随意了. 也没多久的日子可呆了.

明天我要去图书馆看编译原理去, 我必须得把First和Follow怎么求会了, 第五章我就直接放弃了, 估计加起来也才6, 7分, 我不值当的….等我有工夫再重学. 我总是喜欢当时不好好学, 然后以后重学这个科目, 比如这学期的操作系统, 估计下学期我也要重学那个Web, 这个原因, 主要是, 我们教的简直太衰了, 我都没法形容了, 好吧, 期待下学期…

已经把小学期的课表导入到iCal里, 看看和去年的几乎是一个时间, 根本就是一个时间, 想想去年小学期我都干了什么, 每天就是在A座和K104之间奔走, 然后到K104几乎就什么也没干过, 前面的再讲数据结构, 我就在后面和他们扯淡… 结果就扯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幸亏我及时醒悟, 在小学期后, 做了第一个App, 要不到现在我都不一定能有能上架的App.

今天的Blog写的真迅速, 手在键盘上飞快~ 少见. 赶紧过了这个礼拜吧(包括下礼拜一), 我就解放了, 彻底解放了… OMG. 这一个学期就这么过去了, 好快. 我还想起来我寒假天天在家写ShortURL时的情景, 那简直时没日没夜啊, 我连过年那天都在家里敲代码, 其实说是敲代码, 不如说是设计UI, 说设计就又严重了, 总之就是要搞出来一个能见人的界面出来. 结果经过无数次返工, 终于才搞定, 竟然历时20多天我什么别的都没干!

好吧. 我去睡觉了. 明天去复习编译原理.

CET

今天下午又去参加了CET6, 赶赶了了写完了卷子, 又是涂完最后的那个完型的卡后就收卷子了. 每次都是这样貌似, 记得最开始几次还能富裕几分钟来着, 这两三次都是满满当当的了. 加上第一次的CET4, 现在已经考过6次CET了.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想的, 2年前我就说过要拿满8张准考证来着… 看来离这个目标已经很近了, 很近了… 因为今天也是大四这届的毕业典礼, 所以我觉得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真TMD毛…

这些日子一直世界杯, 我就想起了4年前世界杯时磊哥当时就特别喜欢卡卡… 结果他竟然没有机会再看. R.I.P Lei.

前天选课, 结果在Unix和AIX里纠结了很久, 结果我选了AIX, 结果转天得知, 那个Unix悲剧了, 因为选的人太少, 所以选了那个的就全要去上AIX, 顺便取消了Unix那课. 昨天更要命, 学校的考研辅导班, 竟然在12点开始选课后, 12:01的时候, 240个座位就全被洗劫一空. 一群恶狼啊… 其实我也可以选的我估计, 早知道我也选去了, 然后去卖钱…

礼拜一就要去纠结那个网络原理了, 快点考吧, 我实在是不想看了, 我看得都恶心了, 虽然我根本就没怎么看.

WWDC 2010的所有Session Videos全都免费给提供给开发者了这回, 去年是卖$499的貌似, 而且还提供HD版本! 于是花了两天时间, 把所有SD和HD全都下了下来, 一共竟然43GB. 这回暑假看来事要很多了, AIX, 写新的App, 看各种WWDC视频, 还有… 我必须得去把我1月份买的那个云之遥给玩了, 我竟然拖了半年了已经. 记得07年时, 预定仙剑4, 到货后就开始玩, 从7月29号玩到8月10+号, 一共玩了3遍在那十几天里.

= =

这几天都是这么恍恍惚惚地, 那天在二教里呆着, 硬是什么都没看下去, 于是今天没课, 就想在家呆着了. 其实我是想晚上6:30去L107听相声的.

无奈, 我上午无所事事地过完后, 下午突然觉得该干点什么, 又不想复习, 于是我把那天下的GM版的SDK给装上了, 于是我就开始改我那个LazyText. iOS 4.0果然很强大. 现在LazyText 1.5可以直接调用短信窗口发短信了, 不用像原来那样需要去SMS的App里粘贴那么麻烦了. 就从下午一直弄这个弄到了晚上1点. 主要是4.0和3.0有一些兼容性问题. 本来弄那个应该不是很费事的其实. 不过我刚才去提交程序的时候被告知现在还不能提交4.0的App, 不是说10号就可以了么… 额…

明天也许去北京. 也许不去. 估计是去的. 然后我就在那住了. 哈哈. 我好久没去北京了, 得一个多月了…

其实明天我记得是有高考咨询会的, 本来还想去冒充高三的去咨询来着, 看来也没时间干这个了… 真是可惜, 可惜啊… 希望礼拜六不要考试, 不要考试… 下礼拜爱什么时候考什么时候考吧, 别礼拜六考就行.

最近真乱, 其实, 都是浮云.

Sensitive

今天上午我们编译原理总复习, 于是我就在一头雾水地跟着听着. 貌似第三章要考一个20分的题, 幸好当时我在图书馆里没什么都不干, 还写了第三章的作业, 所以还有点印象, 我得赶紧这两天看看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要不我就得彻底毛了. 我看考试时间表上写着有14个重修的, 怎么会这么多….

然后下课我就去想拷那个课件, 结果拷完之后我的U盘就失踪了… 我后来在二教怎么翻书包都找不到了, 估计是丢了. 晚上我在贴吧上发了个寻物启事的帖子, 没想到竟然被置顶了, 我太鸡动了…

后来接到消息称明儿那令我魂牵梦绕了将近6个礼拜的体系结构课老师不去了, 汗, 那到时候我们就随便讲了… 而且我们要全部搞定那节课. 哦对, 还有, 这课已经从考试课降格为考查课了, 多亏了我们英明神武的教务处…

悲剧

今天是六一, 但是已然注定是悲剧了. 早晨出门就忘带了钱包, 幸好口袋里还有点钱, 够顶这一天的.

中午在图书馆看编译原理, 看到睡着… 不知道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下午得知一个超级震惊的消息, 我从二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跑到教室, 发现果真是巨大的悲剧. 体系结构竟然要考试! 在考试周考试! 我很费解, 这个本来不就说是第16周开卷考试么, 我很费解. 希望能改一下, 否则, 这玩意儿估计也没几个能过的了.

这直接导致晚上我去上OS的时候满头大汗, 简直是身心交瘁… 我当时俨然已经不能行了. 不过还好, 我最后还是几乎都听懂了, 谁让我原来学过呢… – -…

简单看了下下学期的课程, 虽然不知道怎么安排, 但是也不少课其实, 估计比这学期多. 和上学期差不多可能. 但是要都是老邢的课, 也吃不消…

于是晚上回来时, 我有个奇怪的想法, 我要不休学一年吧, 我这一年多学点东西再上大四… 省的到时候毕业了丢人去…

结果回来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