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999天

for (int i = 1; i <= 999; i++) { doSomething(); }

我实在搞不懂wp里怎么能让他以代码显示, 于是我就给它写在了一行上了. 虽然看着很别扭, 可是也没办法.

今天是我们财大07级上大学的第999天. 明儿是六一… 是第1000天.

doSomething()里应该是有很多内容了, 但是一时间也是总结不出来都did了什么东西, 有多少是done了, 有多少就那么搁浅了.

这礼拜六我们组就要讲体系结构了, 于是今天继续做那个课件. 我就想, 我肯定是没可能做完了, 主要是, 内容我都不会啊还, 我怎么做. 于是我只好去网上搜搜再, 结果居然让我在某个网站上找到了这个的课件, 原来找过N次都没找到, 这回竟然找到了, 而且做的很好, 可是竟然要五块钱才可以下载… 好吧, 很无奈地花钱下来了… 还好, 剩了我好多事.

今儿继续早睡了, 我不想晚睡了, 早晨起来太痛苦.

5/29/2010

今天有各种纠结. 于是我就纠结地过了一天. 继续流水账…

中午很纠结地来到二教, 结果发现没有人, 门都是锁着的. 于是愤恨地去了教室里. 教室里都是考研的同学们, 于是我就惭愧地在那看了三个多小时乱七八糟的…

晚上去和同学吃烤羊腿, 吃的我那叫一个纠结, 所有的烟都往我那跑, 后来我都快不能行了. 额对, 中间我还去宿舍呆了一个多小时, 原来宿舍没电了现在, 估计要礼拜一才有电… 这貌似是最近2个月我在宿舍呆过最长时间的一次了. 哎.

貌似快期末了, 额, 这一学期又这么玩儿完了. 我要下礼拜开始还不展开复习工作, 我估计就直接不用去考试了. 虽然说就三门. 其实那个编译原理我估计就和上学期运筹一样, 我貌似当时在最后一天的时间里, 掌握了所有可能会出的题型的解法, 于是我过了… 但是那个网络原理貌似就不行了. 根据华院的指示, 我们必须得懂得网络原理才行, 不会原理根本没法考试. 可是他对我们说过同样的话, 在做网络实验的时候.

竞选

本来想写很多东西的, 但是到开始写的时候, 却不知道写什么了又. 所以我决定不写流水账今天    – -…

今天下午的主席竞选我觉得挺不错, 每个人都挺不错的, 竟然还让我想起了Yoga的那首残酷月光, 我才发现原来那首歌在我的Top500里排第10, 而且, 其实那歌原来是做过铃声的, 只是现在为了更加低调一点, 我已经把铃声由原来带人声音的改成纯音乐了.

每个人都是慷慨激昂, 高谈阔论了一番, 如果是我, 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在台上这样的. 我依稀记得, 高中时的各种选举, 我都是投弃权票. 这回到是不错, 我投了就主席了. 虽说我在那里没啥作用, 但是我终于也投了次票, 也在台前面现了一把, 我记得, 当时, 所有人都是把票双手放进去的, 貌似只有我是单手放进去的, 额, 我当时… 其实左手拿着手机了…真是的.

其实对信科系感觉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是平时和系办啊, 主席啊, 部长啊那些人都不怎么接触罢了, 也没什么机会接触. 记得我当时进入学生会的时候就完全是个巧合, 就好像我高中进学生会, 我就说, 我想进学生会, 于是我就进了. 大学貌似是被进入了学生会, 然后在那晃悠了1年, 什么也没干, 于是退位了. 当时我要不走, 兴许也能弄个部长副部当当, 可惜.

估计以后学生会就算再有什么活动也和我无关了, 所有的学生会活动貌似都是直接无视掉大四的, 而我貌似很快就要大四了. 这是一件多么毛的事情, 为毛我快大四了… 我记得, 我昨天QQ的状态是 — 我是大一的…

我总是想不到标题该写什么, 就好像我都不知道这玩意儿该怎么写一样.

今天早晨不知道怎么了, 我9点多才起, 于是给同学发短信让他们帮我请假. 中午我去找铎哥去PH吃饭. 然后回到2教, 然后去H座弄那个03年的苹果电脑, 结果失败. 然后回到2教. 睡了一觉. 然后去上课. 我本来是要去上编译原理的, 结果我进了K106的教室, 我觉得环境相当不舒服, 于是我跑去K104上了一节Linux, 结果我还听不懂. 就在那耗了一节课. 之后去东院食堂吃饭. 整个东院都能听到那个卖完达山酪酸奶的人的叫卖声, 什么全国唯一添加蜂蜜的老酸奶…之类的… 之后去二教待了会儿我就回家了… 主要是觉得要下雨, 结果到现在也没下, 其实要是平时, 这时我还在那了.

我发现我真适合写流水账.

5/21/2010

今天晚上去听了一个讲Virtools的讲座, 其实本来我是想去听听小型机啥的. 他讲座中竟然提到了Ballance. 我记得那是我高中时经常玩的一个游戏. 第一次看到这个游戏貌似是在华鑫网吧, 具体细节已经不记得了, 后来还去下了一些通关视频什么的, 反正当时觉得研究的挺透彻的, 虽然一直也没通关. 我依稀还记得, 高考前一天晚上我还玩了这个游戏, 貌似是当作减压了. 没想到这个游戏竟然就是Virtools做的.

说到高考, 我觉得貌似又要高考了, 我记得前两年高考的时候, 我每次都是早晨去南楼的那个MC里吃早餐, 然后在那看一天书再回家. 不知道今年去不去还. 不过, 我到是还想去, 或许, 我想再参加一次高考…

我记得当时估分报志愿的时候, 我只报了软件工程这个专业, 并且不服从分配. 于是中国地质大学把我给否了…当时觉得我是应该去科大了, 却没想到来到了财大, 真是怪异. 我记得我当时还和闪说, 你看, 我又和你校友了.

然后转眼, 就到了现在大三下学期. 于是这学期, 也快过去了, 看着大四的前几天一直在忙他们的毕业论文什么的, 我就想, 大学也确实快离我远去了. 所以刚才思考了一下, 我大学都干了些什么,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 我确实发现我什么都没干. 专业课, 我有几个听了的, 包括这学期的编译原理什么的, 我貌似都没听过, 数学课就更别说了, 高数, 离散, 线代, 概率, 运筹, 我貌似都是擦着60多过的. 也就那些语言课还算凑合, 估计大学唯一令我欣慰的就是我那悲剧的四六级都是一次过的. 虽然之后我每次还都继续考CET-6…

我其实是很少长篇大论的, 这篇应该也不是很长, 显然wordpress计算字数的时候没有算进去中文, 于是现在我只写了61个字…我估计都是标点.

这些日子, 一直令我挥之不去恶心至极的就是那个体系结构的课, 我发现我当时抽签的时候抽到第六组是个完完全全的错误, 简直就是巨大的悲剧. 我应该抽到第一组, 然后, 我们就没什么事情了现在. 下午下了课, 我们组还去了教室研究对策, 可是貌似也都是不怎么管用, 还要上台去丢人. 哎. 我最害怕的莫过于, 就是, 在台上, 丢人… 这也是我本来想去当一个班导助理什么的, 结果又决定不去的原因.

说到下午的课, 那个软件测试的范围, 简直就是毛… 说了半天其实就是让我们把一本书全看了, 我估计等快到考试的时候会有更加详细的范围出现, 否则, 我估计, 我就真懒得看他了.

天天都很困

天天都很困的样子, 一回家就想睡觉, 可是想想还有那么多没做的东西, 没看的玩意儿, 我就又也睡不着. 我都不知道我这一天天的怎么过过来的. 成天的, 就是, 半死不活的状态现在.

每天晚上回家都不知道怎么能耗到2点, 其实我什么也没干在家, 但是就是能耗着.

我确实, 很累现在.

It's Raining…

貌似從中午就開始下雨, 真是要命. 不開電扇的話就會很熱, 看了就會很涼… 希望明天早晨起來雨能停, 我膩味淌著水去學校, 雖然明天根本沒課… 這一點我也很差異, 剛才查了日曆才發現的.

今天看了下關於Enhanced Podcast的東西, 原來要做同步字幕的AAC並不是很困難, 拿GarageBand就可以…

Dropbox依然不能打開, 但是通過修改host總算是能正常同步了, 今天又把一些重要的文件全部備份到了那上面去. 我電腦裡現在大概出了那堆歌和電視劇什麼的, 沒什麼其他太重要的文件了已經. 都備份到網上去了.

樓下三樓的一個老爺爺死掉了… 雖然最近沒怎麼見過面, 但是原來看見了還是會打個招呼的, 竟然就這麼去了. 所以樓下又開始搭起了帳篷啥的, 而且據說, 我明天晚上得自己在家呆著還…

畢業

好吧, 其實我還沒畢業, 不過明年的今天估計就要畢業了… 今天他們大四的照了畢業照… 額, 我貌似看見他們擺出2012的模樣.

我就在想, 明年我也要穿著那個傻不拉級的學士服去拍照麼…我就害怕穿那個, 記得高中畢業照相時也是穿的那個東西, 把我噁心的要死當時…

我發現其實這個Wireless Keyboard還是挺好用的, 因為總是要把手放到筆記本上面打不僅有時候會很熱, 而且很累還. 用這個無線的就沒事. 雖說鍵盤佈局時一樣的, 但是我現在用這個鍵盤打字總是還很容易打錯不知道為什麼.

G座報告

額. 今天下午6點來到G座報告廳想去看那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找工作報告. 結果我去的時候, 門口已經很壯觀了, 隊伍都排到了很長. 然後過了很久才讓我們進去, 結果進去也很麻煩. 我都懶得形容了. 然後就是漫長的, 無聊的, 有時又會很齷齪無奈的三人報告 – -… 那個姓茅的果然很毛, 不, 簡直不是一般的毛.

那裡面很很多站著聽的, 幸好我們有座. 要不我就走你了. 其實我半截就想走你的, 可是無奈, 那個走廊已經人滿為患. 走不出去的… 於是在那裡面呆了將近3個小時, 悶熱的要死, 狂扇都不管用. 出來時, 覺得, 外面的空氣真好, 其實也不怎麼樣.

晚上回家,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就是, 我還一年就畢業了. 於是我就想, 我肯定下學期特別害怕看到軍訓, 07年軍訓時, 我記得我每天回家都寫Blog的. 現在想想還真是明智, 要不現在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忘光了, 忘光了始終是不好的. 我真的是不想畢業啊, 我不想找工作啊, 我想天天在學校裡亂轉… – – MD… 為毛時間過的這麼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