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uzz

不至于吧我

脖子不行, 直接导致脑袋疼, 貌似是供血不足? 于是就得天天早晨往医院跑, 和一堆七老八十的排队按摩, 牵引. 看自己是里面最年轻的, 也着实很郁闷, 虽然他们都和我说现在年轻人都有颈椎病, 可是估计也没有我这么严重的吧. 我也是受了罪了!! 怎么就这么倒霉!!

每天9:30开始上班, 打卡, 一般不会迟到, 应该说是根本没迟到过. 已经来SINA一个多月了, 感觉还是不错, 压力比原来小了很多, 也就能更好的去完成一些任务, 不像原来每天都不把自己当人用, 还是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没有身体神马都是浮云. 所以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休养生息! 外带体育锻炼, 这个是必须的了, 等我脖子好了我就得开始, 必须的这回!

把博客的服务器从原来的HelloHost迁到了Linode, 域名也转移到了GoDaddy. 还好HelloHost不是很流氓, 直接就给我了转让码了. 第一次玩VPS还真是新鲜, 感觉不错, 自己重新Rebuild了很多次才基本搞的稳定, 现在就不准备折腾啥了, 不过Ruby还是必须要学的.

这周末去看哈7, 终于把这个从07年才开始看的电影给完结了, 不过07年之前的那几部我是一个也没看过. 想到周末我就兴奋啊, 但是现在一周一周过的太快, 周末转眼就是星期一… 实在是没办法, 多年没有的星期一恐惧症又开始了, 和原来上课时似的, 真是要命.

怎么又有点一句话新闻的意思, 不过这么写也还行, 可能就是微博写太多了, 都不会写整段整段的文字了.

赶紧睡觉, 明天早晨继续massage, 走我!

工作

下班回来发现电话欠费上不了网了, 用手机交了钱到现在也没给开通, 问客服说是要等24小时, 没办法, 于是想起来很久没碰的博客.

6月18日参加完毕业典礼, 我就彻底毕业了, 大学的生活好像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但是脑海中又总是浮现出当初刚来学校的情景. 报道时对宿舍的嫌弃到现在早已是荡然无存, 有的只是这四年在学校的记忆. 前两天买了本叫<大学生那点事>的漫画, 发现竟然在那本漫画中找到了大部分的回忆, 主角竟然叫小K哥哥, 那不就是我么. 那也算是这段日子的精神寄托了. 班里最后的那次聚会, 大概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真的是没想到, 时间过的这么快, 四年转瞬即逝, 就这么毕业了.

从去年11月来北京工作到现在, 已经是大半年. 5月份和果果辞职, 不光是为了找到一个更好的机会, 也是为了能再回学校呆一个月. 期间我们还去了云南毕业旅游, 虽然就三个人, 但是无论去哪, 那都是我目前为止最远去过的地方. 虽然每天只睡几个小时, 一天一天的长途跋涉, 手机也丢了, 但回来的时候还是心情愉悦的一发不可收拾. 找工作的一个礼拜, 面试了N家公司, 都不错, 在大家的支持下, 最终选择了小浪, 也算是众望所归, 哈哈, 这点毋庸置疑, 希望我能在这个新的大舞台上有个好成绩. 还是要感谢一下我的主管对我说的那句话, “走出校园, 你会发现另外一个天空. 新生活快乐, 工作快乐.”

过几天仙剑5就要出了, 在网上定了N套. 想当初那个高考过后的暑假, 没心没肺地抱着电脑玩了连续20天, 通关3了遍的仙剑4, 感慨啊感慨.

哥要NB了!

毕业典礼

如果说之前说的毕业都是说说, 那么这回确实是真的毕业了, 彻彻底底地毕业了.

发了毕业证, 学位证和派遣证的, 还有一个毕业纪念品, 毕业照那张很长的照片总是有人告诉我是PS过的, 不过我也不知道是谁被修改了. 这两天去年那个竞赛的奖金和奖状也发了, 真是不容易, 竟然拖到现在, 不过还好, 赶在毕业发了下来, 要不就不知道去哪了以后.

晚上全班同学吃了另外一次散伙饭, 这其实才是真正的散伙饭, 去的大卫美食城. 里面除了我们班, 还有好多其他系其他班的人. 到了最后, 看到了要不就是几个人抱着不走, 要不就是几个人痛哭流涕泣不成声, 才恍然大悟这就是最后一天了. 回去简单收拾了一下必须要带走的东西, 我和这个学校, 这个宿舍就拜拜了. 不过还好, 我还有一个宿舍, 一个床.

Hey you.

话说, 上个礼拜我回到北京就遇到了倒了血霉的事情, 我开完窗户, 就蹲下看那个牛奶有没有过期, 结果我一站起来, 惨剧就发生了, 头直接撞倒了窗户底下的牙子, 于是鲜血直流, 真是一点也不夸张啊, 我去拿纸的时候都直接流地上了. 结果过了一个礼拜, 现在我还没事头晕乎乎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好. 还有那个眼睛, 医生说是鼻炎的问题, 我了个去的, 鼻炎竟然会眼睛疼.

前天天津下了一整天的雪, 而且有几个小时下的很大很大, 我也是第一次在天津看见下雪, 于是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昨天是那个情人节神马的, 啥也没干, 想去吃个饭, 结果饭馆各种人满为患, NND, 最后落脚到一家什么桂林餐厅, 吃完我就觉得, 那货真难吃. 还听说最近可能北京在禁止出租隔断间, 我靠, 这事要是真的, 我岂不是在北京混不下去了…

其实在北京的感觉就是, 总想回家.

小学同学聚会

=。=!说了好久要更新博客, 结果就一直给忘了! 我想找回我那个老博客的风格!!

前些日子就一直盼着春节的假期, 结果到了春节吧, 发现我没啥好做的, 结果就晃晃荡荡的到了现在. 我就纳了闷儿了, 我这眼睛怎么就又出毛病了, 我记得我11月份的时候因为感冒的原因眼睛就疼过一阵子, 结果好了后来, 现在又给我开始了. 这不能够啊, 我眼睛必须得赶紧好, 于是我三十儿和初一那两天早上都去了医院, 结果最后第二个医院说第一个医院的诊断是浮云, NND, 我也不知道信谁的, 于是这几天就是各种滴眼药, 眼药水换了三瓶, 可是… 到现在还是有点疼, 所以, 明儿还得去医院.

要说聚会, 也是奇了怪了, 没有初中聚会, 没有高中聚会, 却冒出来个小学聚会, 不过今天过的真不错啊, 看见了各种人, 虽说一开始都有点不老认识, 不过后来熟了一点之后也还觉得不错竟然, 感觉这次聚会还挺成功, 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个照片什么的, 竟然也没人拍最后, 真是的. 还有我想称赞一下那个Hellen’s餐厅, 很不错, 在天津还能找到这样的地方真不容易.

话说我最近觉得Cocoa编程有的地方比Cocoa touch要简单很多, 可是有的地方却很复杂, 比如那个挨千刀的NSCell, 简直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在Cocoa touch里根本木有NSCell那个东西, 所有的控件东西都是继承自UIView. 简单的东西吧, 就是那个Cocoa Bindings, 简直太方便了, 这俩平台应该互相改进一下, 就完美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讨论Cocoa的太少了, 一般都是讨论Cocoa touch的, 感觉iOS的用户貌似应该比Mac的用户要高都… 真是奇怪.

Working in Peking

真的是好久不写博客了, 这回不是懒得写, 真的是没有时间写. 天天从早上一睁眼, 就一直忙到晚上睡觉, 中间能和同学聊几句QQ就已经算是奢侈. 来北京快1个月了, 却除了南站外, 没离开过村里一步, 除了那天公司聚餐出去吃饭, 也不是我走出去的. 本来想出去转转, 可是也因为礼拜五要回家, 礼拜一早上再来而一直搁浅.

工作还是蛮有意思, 可是有时候也会很烦. 木有办法, 只好忍住, 把这个繁忙的季节过去, 明年就一切都好了吧. 转眼间大四的第一学期就已经结束. 记得还差5, 6个礼拜结束的时候我还在网上说没几个了礼拜了, 现在是真的没了.  下学期没有课, 只剩下毕业设计和论文了. 目前也是处于懒得写的状态, 问题是我连期末考试都不能保证了, 毕设和论文还是边儿呆着去吧.

今天是圣诞夜哈, 明儿就是圣诞节, 可是还要加班, 一样木有办法.

2011就快来了, 我这博客, 又要多一年了…

该发生的早晚还是会发生, 即使现在不发生, 以后也会发生, 虽不知道是早发生好还是晚发生好, 但是现在的结果就是, 已经发生了. 很久不写博客, 确实也找不到写的感觉, 更找不到高中时, 大一大二时写博客时的激情, 甚至说是一种精神放纵, 特喜欢那时候的抱怨, 虽说是不抱怨的世界, 但是当时的抱怨现在感觉是那么舒服, 令我的确非常羡慕现在的大一新生, 大四的感觉, 真是一点都不好, 这谁都知道.

下个周末, 就要去北京了, 也就是一周至少5天都要在北京. 租房子的问题还弄得一头雾水没有进展, 现在也只好拖着等到时候再说, 其实我觉得, 已经有点晚了现在, 到时候不要露宿街头就好. 在网上看了一下房子的大概情况, 一个15平米左右的房子一个月是要1200左右, 实在是好贵, 才觉得原来财大的宿舍真是便宜啊. 东西不想准备太多, 差不多就行, 和我上大学时一样, 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足矣, 想当时, 还是我自己把行李拖到859上, 然后坐车直接到了财大, 结果还下错站了, 跑到了后门才下车, 于是又折回正门去. 公司现在要让我做的东西, 其实我也不太在行, 希望到时候不会出问题吧.

从上个礼拜日在家洗了个澡到学校后就感冒开始, 到现在还没好, 最近眼睛总是很不舒服, 右眼, 总是不想睁开,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赶紧好了吧. 最近生病的还真是不少, 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遭罪, 虽说是心里平衡一下, 但还是希望大家都好.

想想这个学期, 9月份的时候, 虽然天气很热, 几乎每节课都去上, 没事看着大一的军训, 和朋友没事出去溜溜, 玩玩, 心里还挺美的. 10月份的时候, 天气不错, 秋高气爽, 接到竞赛的任务, 于是开始天天泡在二教实验室里, 就那么泡了一个月. 然后我就习惯了在那个小角落里泡着了, 感觉真好. 10月还有各种招聘的笔试, 都去了, 却都没有后续的消息, 虽然我心里不是很舒服, 不过也就那意思, 好说. 11月, 天气有点冷, 但也还算好, 我依旧泡在那个角落里, 每天看着PHP, 闲了就去投几份简历, 还没事去团购各种吃的, 去参加学校里的各种大公司宣讲会, 看了点什么高雅艺术进天财, 也去看了大一新生的迎新晚会. 结果终于到了这个月的18号, 我去了北京, 就那么轻松的找着了工作, 于是我就应下来了. 然后说我可以先回到天津工作, 就这么我在那小角落里写了一个星期代码, 结果就被告知12月初必须要回到公司里去, 没有办法, 只好准备走人. 其实, 我要去那, 至今都没几个人知道, 知道的, 也都是至交了. 12月还没到, 不过我能想象出来, 周一到周五, 白天我在公司里敲着代码, 晚上在北京的某个小房间里, 一个人对电脑发呆. 周六周日回来看看, 再回到机房呆呆, 去图书馆看看他们学习考研, 然后打听打听期末考试的事情, 一起吃吃饭, 回家看看, 然后再回到公司工作. 大概就是这样吧.

本来是不想写那么多有的没的, 可是还是不知不觉写了不少, 我是很少写长篇, 不过这个看似真的不少字. 就这样吧.

随便写点

给BLOG加了一个防SPAM的插件, 终于再也收不到那些垃圾评论了, 邮箱感觉也清净了很多, 因为收到邮件看到是垃圾的话会令人很烦躁. 貌似离上次已经过了10天, 本来想等到过一刻天的时候再来写点什么, 可是捡到了这么一个快熄灯又什么都不想干的时间, 于是就来随便写点.

那天有新华社的什么玩意儿来给照毕业照, 就是毕业证上的毕业照那种东西, 我发现是个人类穿上西服都能人五人六的在那晃悠, 其实我是说我… 我总觉得我穿那个特别别扭… 不过照相的过程实在是很令人不爽, 竟然不到3秒就完事了, 我还想着像照身份证那样得重来好几次了.

才发现虽然电脑电源接上插座了, 可是插座一直是关着的, 估计今天晚上熄灯之后电脑不会活的太久就会没电, 不过已经两年了, 感觉电池还就算是比较强力. 不过我原来越懒得用这个本, 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我知道不可能换新的了.

昨天回家我就震惊了, 竟然楼道里的整面整面的墙上全是被盖上的修水管子的印章, 估计除了重新刷浆没有其他办法能搞定了, 这都什么年头了, 这么还有这么恶心人的事情出现, 真是令人费解. 不过昨天回家的过程也是异常漫长和艰辛的… 简直就是 =。。=! 对 就这个表情.

我总感觉用微博后, BLOG上就不知道写点什么了, 感觉平常都把改写的东西写到那上面去了.

iPod Nano

等了几天, iPod Nano终于来了, 果然最后是EMS, 也就是通过了两个邮递公司, 一个是嘉里大通, 然后给了EMS. 我也终于在Nano来的前一天晚上就把Classic给卖出去了. 在淘宝上挂了两个小时就被人拍了, 也真是不容易, 不过2年前卖Nano的时候貌似也是很快就卖出去了, 几乎不用耽误时间.

这两天简直是各种毛, 我不小心把我们大主席的移动硬盘给毛了, 幸亏我给差不多搞好了, 否则就得要了命了, 还好还好, 真是万幸.

竞赛完了, 笔试什么的也完了, 没有任何通知, 意料之中, 不过感觉又空虚了, 没事儿可做了, 其实还是有事的, 我发现我经常是有事的时候想去学东西什么的, 没事儿的时候就又只想呆着.

上几张图吧.

竞赛什么的

竞赛什么的终于都完了, 10月整整一个月, 每天几乎就是在搞那些东西, 因为有一件事情牵制着, 就很难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于是, 十月就是在10.1-10.7放假的时候天天来机房写, 然后平时没事的时候也去写, 写, 写! 不过到是很充实.

10.30去比赛, 一开始感觉还不错,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都快完事了, 结果下午就毛了, 各种问题, 各种bug, 各种乱都接踵而至, 木有办法, 不过还好, 死撑下来, 最后大家都说, 已经没腰了都, 因为疼的都不行了! 转天的答辩就算还凑合, 有一个砖家抱着智能这个字眼不放, 一直在那问问问, uzlz. 下午一路从以为是主校区的理工大学校本部跑到了以为是新校区的理工大学主校区去参家那个金山的宣讲会, 竟然还真有笔试, 虽然卷子不难, 但感觉有的题还是不知道.

昨天去那个瑞星的子公司面试, 感觉还不错, 我喜欢那个楼主要是, 旁边貌似是CCAV的主楼, 还有他们那个窗户, 能随时看到外面, 25层高.

现在看到大一小孩各种折腾我就在想, 我当年貌似也没怎么折腾, 什么都没参加, 社团, 学生会什么的, 我当时竟然如此淡定的一个都没去. 想想我就觉得奇怪. 果然是觉得大学少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