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

一转眼居然就十一月了, 这个夏天过得太快, 以至于最终什么都没有把握到, 就放手让他离去. 不过后悔似乎也没什么用, 时间总会抚平一切无谓的伤痛, 还是活在现实吧.

9月底得知申请一切顺利, 10月就开始准备签证的事儿了, 乱七八糟的证明材料又是一坨一坨的, 结果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浮云, 因为最后在使馆完全都没用到, 但又不敢不做好准备. 虽然那天我很紧张, 都10月了排队时还一直冒汗, 不过签证过程很顺利, 就问了两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就过了, 总共也没用2分钟吧, 堪称水过. 前几天定了机票, 时间已经确定, 12月12日我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24年多的国家了. 本想让时间过得慢一些, 还可以享受最后在北京和小伙伴们的时光, 不过这个兴致被一件自己犯傻的事儿完全给毁了, 所以我现在心里很平静, 把一切交给时间吧.

这几个周末一直在学车, 希望到那后有一段时间就可以上路, 实在是受不了租的房子距离工作地点需要1个多小时公共交通的时间, 不过好在那里不是北京, 至少不会那么多人吧. 开车做饭什么这些基本技能我都还不会, 我可真是愁人呐.

新的生活应该会在各种期待和恐惧中展开, 拭目以待.

这半年

转眼大半年没写博客, 我这个域名依然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地被天朝封着, 每当有人问我博客是啥的时候我都要很装逼的说这个你得翻墙才能打开, 其实我也不想让你翻墙才能打开, 妈的, 这能怪我么, 完全不知道触了哪个雷弄成这个样子.

半年多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旅了两次游, 一次是日本, 一次是青岛, 全都是自己去的. 这再次证明了我一个人旅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段时期应该算是我出去最多的时候了, 上班之前, 我似乎只去过北京和云南. 在日本的几天很有意思, 虽然我大学上了2年的必修日语课, 可是我基本还是大一刚开始学的状态, 什么平假名片假名一律不认识也不会念, 在日本讲的唯一官方语言就是英语, 还好我英语不是那么差, 日本人的英语也不是我们所听闻的那样差, 你想, 在国内的大街上如果你用英语问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 她会理你才怪, 但是年轻人会! 反正这完全不妨碍我在那玩儿的不亦乐乎, 还早晨4点多起来同一堆本地人在 Apple Store 排队等福袋, 虽然我没买到. 倒数第二天的时候我从皇居出来碰到两个人在说中文, 在日本听到中文似乎并不稀奇, 但是诡异的是这是一个白人和一个黄种人在讲中文, 于是我好奇心了就去问, 原来两个一个是比利时人一个是日本人在都在南京上学学中文. 这么诡异的事情都能让我遇上我觉得我这次旅程真是不可思议. 我现在有时候在想, 我当初为什么选择要去日本, 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想大概是因为 EK, 虽然我连这货都没见过一次. 去青岛的那几天一半时间是红瓦绿树碧海蓝天, 一半时间就是阴雨连绵. 不过这似乎并不影响我爱上这个城市. 沿着海岸线一路走过来, 只想说, 嘿你的右侧是大海, 然后就让我想起了在 SF 的短暂日子. 我想我会再次拜访这座城市的.

然后这半年还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嗯哼, 我想我不用提你们的名字了, 请对号入座. 原来在北京基本不认识什么人, 最多就是几个大学同学, 还基本很少见面, 没想到半年见认识这么多人, 虽然基本上还是自己去吃饭, 不过至少想找人陪的时候也不至于太孤单.

最后就是培养了几个小爱好, 买了个相机, 可是北京的天气着实让我对这个相机的利用率产生了质疑, 那天去景山想去拍故宫, 结果回来看完后我就全删了, 天气太差. 然后我发现我除了写代码外, 还对 UI/UE 很感兴趣, 不知道有一天我会不会转行去做这个了, 虽然没有任何美术学术背景…

他们说我的微博写的越来越少了, 内容更是胡说八道, 相比之下我觉得我 Twitter 不论从质量还是数量都比微博强多了, 不过反正也没人看, 难道这样也算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么? 我觉得不算, 你不主动来看你怪谁.

嗯, 就这样结束吧, 是时间该叫人起床并去睡觉了. 似乎这篇又犯了头重脚轻, 分段不均的错误. 这一定就是小升初的作文和中考的作文使用的是同一篇造成的苦果, 我这个言语匮乏的人. Sigh.

Washington D.C. & New York City

来了美国这么久, 这都快回去了, 才想起来要写点什么. 在这边的所见所闻很多, 我看我就从上周说起好了.

本来 7 月份来之前就想着来了之后要在至少周边的地方好好玩玩, 比如 Los Angeles, Las Vegas 等等, 不能来了一趟哪都没去对吧. 结果还真是最后一个都没去, 想来现在也是没时间去的了. 但是机缘巧合, 几个同学都在 D.C., 于是我便趁着 10.1 放假的时间来了趟 D.C., 顺便还去 NYC 玩了一圈.

机票定在上周五, 从熟悉的 SFO 起飞, 在 Phoenix 转机, 最后到 DCA. 早上起了个大早, 草草吃了点早饭就让房东带我直接飞奔到了 SFO. 那天 US Airways 不知道搞什么飞机, 第一个航班就晚点了半个多小时, 要知道我中间转机时间只有 50 分钟, 幸好最后降落后还留给我 15 分钟的时间去转机, 否则就完蛋了. 第二班飞机开始还好, 人也少, 但是时间长, 要 4 个小时才能到, 中间就一直在看 iBooks. 本来好好的, 最后降落的时候彻底毛了, 竟然让我们在飞机里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打开舱门, 真是服了. 等我出了舱门的时候已经大概 10 点半多了. DCA 还真是比较方便, 在门口看到徐毛, 然后直接坐一站地就到了他和他几个同学合租的地方 Crystal City. 我们买了几个 chicken wrap 就直接当晚饭吃了, 到了他租的公寓感觉还真是不错. 相比之下我在北京租的那个隔断完全就是SB+苦逼. 不过这边的租金也是高的吓人, 想来在这边生活费一个月没有 $1500 是绝对不行的. 另外我不得不吐槽一下美国的地铁买票系统, 简直是太复杂了, 要先看到哪多少钱然后再加钱减钱的算价格, 如果是第一次买直接能晕菜了. 本以为只有三藩的 BART 是这样, 没想到到了东岸也是一样, 另外 NYC 也是一样. 不过它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直接刷信用卡.

东岸和西岸看似只有 3 个小时的时差, 但是这足够让我失眠好几个小时的了. 感觉第一天晚上没怎么睡觉, 就直接到了转天早上. 在我们住的楼下大厅见到了大概 1 年多没见的向生. 和另外他们几个同学, 我们一同打车到了 Union Station 去等待提前预订好到 NYC 的 MegaBus. 所以其实这也是我在这边第一次打车, 之前只是坐地铁和飞机什么的. 原以为从 D.C. 到 NYC 只需要两个小时, 结果事实证明需要 4 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于是在车上就狂睡不止.

快到 NYC 的时候我们就基本都醒了, 并且开始亢奋起来, 但是看到天空上的乌云感觉还是不是很舒服. 不希望这三天都是这样的天气. 大巴把我们放到了第 7 大道和 32 街交口的地方. 我们走呀走, 漫无目的地瞎逛, 硬是在一个东西超级难吃的餐馆把午饭给解决了, 后来想想还不如直接去个麦当劳算了呢. 因为还没到酒店 checkin 的时间, 下午我们基本就是在大街上游荡, 并制定都要去哪的计划. 显然我们不是有备而来.

虽然是瞎逛, 但是还是逛了几个貌似很潮流的店面, 感觉还不错, 就是衣服有点小贵, 看上一件好看的居然要 800 多刀, 想想还是算了. 中间还见到了世贸遗址和正在修建的新楼. 美国人提到 9-11 还是不寒而栗的. 后来我们想不能就这样浪费了今天, 于是想去看自由女神, 到了 Battery Park, 发现早已经没有邮轮可以过去, 于是只好远望了一下背朝我们的自由女神象了. 晚上到宾馆 checkin, 我和向生住一个房间, 竟然又成了室友. 之后跑到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去吃饭, 其实那是中国人开的. 我貌似是吃得比较少的, 他们简直就是吃货啊, 一人竟然可以吃掉 50 多刀. 吃完我们去了传说中的 Times Square, 才发现我们白天貌似经过过那里, 但是没有发觉那就是, 因为只有晚上才能识别出来. 晚上的时代广场, 说白了, 简直就是一个卖广告的地方, 四周都是巨大的广告牌, 但是却气派非凡, 街上还时不时的出现很多电视电影人物和人照相, 当然, 那些都是收费的. 不过街边也有一些卖艺挣钱的, 有的确实很 NB, 比如带面具用油漆作画的. 晚上回到酒店我们就盘算着转一天要去哪, 因为不能再像今天一样漫无目的的了. 我们盘算完后徐毛他们竟然去 Strip Club 了…

转天早上, 周日, 我们起床吃完酒店的早餐后就直奔主题, 坐地铁到了 Battery Park 准备坐船去看自由女神. 买票居然很随意, 一下子就买到了, 排队安检也没多久, 本来以为要 1, 2 个小时了, 没想到这么幸运, 直接就上船了. 游船慢慢远离了 Manhattan 来到了 Liberty Island. 登上岛后就是各种拍照, 各种 SB 表情… 从这里能直接看到对面的 Manhattan, 视野确是极好的. 我们在岛上呆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就坐船走了. 结果下船出去后竟然发现下雨了, 于是我们有 4 个人为了避雨躲到了买票旁边的一个山洞里, 没过就多就有一个黑人出来卖伞了, 竟然要 $5 一个, 太不要脸了, 于是我们买了 2 把然后跑到收票的地方和另外两个不见的会合, 结果最后我们发现这根本不够, 于是又去买了 4 把… 有雨伞就好办多了, 我们跑到了  Wall Street 旁边的一个日本料理吃了晚饭, 我要了个 teriyaki, 我想说那个简直太难吃了. 大家都觉得不好吃, 但是也没办法, 吃完之后我们就奔向了旁边的一个博物馆 — 去上厕所. 最后去了 Wall Street 上拍了一堆照片. 由于是周日, 那个纽交所也没有开门. 之后坐地铁到 Central Park, 走呀走呀, 原来发现它就是个公园, 走了好久才到了那个大都会博物馆, 到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4 点半了, 那个博物馆 5 点半就要关门. 于是我们在里面瞎转了转就被赶出来了. 里面看到一些中国的瓷器和诗词什么的, 想想幸亏这些东西都运到国外了, 要是在国内早就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烧没了, 或者摆在谁谁谁家里了. 出来后看到门口有一个人在吹着某种乐器, 时不时还能听到有邓丽君的曲子, 很有感觉, 但是当听到那个人吹了义勇军进行曲后我就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了. 最终我们打车回到了酒店, 和提前离队的 Yorker 会合, 去了家牛排店吃牛排. 貌似大家都觉得吃的不好, 不过我感觉还行, 为了安抚那个心里受伤的服务员, 我给那顿了好多小费… 晚上他们要写作业的写作业, 要重写作业的重写作业, 于是我和口哥又跑到了时代广场, 去了那的那家玩具店, 看了街头的各种表演和广告牌. 后来又打车跑到了第五大道参观了那个 24 小时都开门的 Apple Store! 回去的时候都是大概 10 点多了. 这一天也就这么结束了.

第三天其实就一个项目, 帝国大厦, 结果悲剧的是, 等我们到了那的时候, 里面已经围的水泄不通了, 我们大概估算了下需要 2 个小时排队, 看了看表觉得不用等了, 因为大巴是 12 点多的. 所以我们在纽约的街头游荡了会儿, 去麦当劳吃了个中午饭就直接去等大巴了. 纽约之行就在这刺激又充满遗憾中结束.

其实, 这才开始.

To be continued…

水过啦!

这是这个月最开心的事儿啦! 准备了这么久, 还有那么一大堆材料, 竟然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签证就水过了. 想来真是幸运, 我就说, 我总是个幸运的人.

早晨起了个大早, 6:30就起来了, 然后洗了个头, 就匆匆出门了. 坐10号线到国贸倒1号线, 结果竟然挤了3辆地铁才挤上去, 真是要命. 到了永安里下车, 其实就坐了一站, 出了A口, 问了人发现错了于是回转回去才发现我出来的是A2口, 应该是A1口. 辗转到A1出来就是一条小巷, 一直往里走就看见了一坨人类在那聚集. 我边打听怎么进去, 边等同事到来. 期间来了一个女纸, 问我是在这签证么, 我犹豫了一下回答应该是, 然后她说她是来踩点的, 明天签, 临走给了我句Good Luck. 手机钱包统统不能带进去, 于是只带了点钱和材料, 剩下的全存到旁边那个私人的存包处了, 一次10块, 这个也不知道一天得挣多少钱. 进去后过了一个安检就是大厅, 排队交材料, 没一会儿就弄完了, 然后去随机找一个签证官就行了. 原来在网上说还要有什么颜色牌什么的, 也完全没有, 随便选, 可能是这边和安家楼那个不一样吧. 一开始我站在了一个男签证官的后面排队, 前面就一个人, 中间冒出来一个人想咨询点事儿, 于是在他正在咨询的时候, 我觉得这个VO的气色不对, 于是我辗转到了 @木土吉吉 的那个队伍上了, 我就看他在前面签, 问的问题就是在哪个公司工作的, 名片是什么, 简历看看之类的, 我当时心里就想可千万到时候别毛了我, 看他很顺利的拿到了签证我也放松了一下. 到我的时候, 先是按指纹我没明白怎么按, VO告诉我才知道先左手四指, 再右手四指, 最后两个大拇指. 之后的对话…

VO: 你也是去参加那个WWDC会议的?  (中文)

ME: YES.

VO: 你和刚才那个人是一起的? (中文)

ME: YES.

VO: 你在新浪是什么职位? (英文)

ME: iPhone Development Engineer.

VO: 你之前去过美国么? (英文)

ME: NO.

VO: 打字中……

VO: 恭喜你通过了.

ME: Thank you. 谢谢你.

于是顺利领到红纸.

VO只看了邀请函, 美商会的文件, 和DS160的确认页, 我手头上的名片, 简历, 在职工资证明, DS160详细打印页什么的竟然完全没看. 真是不折不扣的水过… 我之前准备的那些恶心的问题和该怎么回答也都完全浮云了.

之后走了很久, 看了很多使馆的样子, 才找到建国门邮局那个地方, 凭那张红纸在邮局换签证快递单, 过几天就可以寄到公司来啦!

我只能形容, 这是一次奇妙的体验.

之后, 礼拜五 @thewbp 也要去签证, 下礼拜二 @徐毛 也去. 祝你们好运 & 水过.

是的, 就是这样

要不是今天聚会, 也想不到我们竟然当同事当了9个月了已经, 虽然我更愿意称呼为同龄人. 时间过得总是这么快, 一转眼我已经来新浪将近一年的时间了, 我们还算和谐, 也很和睦. 我们都深信不疑, 从15层到8层, 办公室有笑声的地方总是我们这块地儿. 我们几个就这样见证了微博客户端从2.7到现在3.0的巨大变化, 虽然我去年刚来的时候就已经有关于3.0的探讨. 虽今后可能会各奔东西, 但我仍然坚信此情此景我们也算是共同经历, 总会在若干年之后再度想起过往的曾经, 就如同大学四年, 并没有好好利用且珍惜, 可真的到了毕业的时节, 才会让人对过去四年的光阴产生无限的感慨和追忆. 是的, 时间不可能停滞不前, 我们也都有自己所追逐的梦想和信念, 虽今后不会再像现在或曾经一样, 但终归是希望我们各自的愿望能够顺利的实现.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 说短不短, 虽然经历无奈和折磨, 但更重要的却是快乐和成长, 既然已经走过, 没有理由不相信不远处的未来会是多么的美好. 祝你们好运, 也祝我好运.

后海五号

昨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去酒吧. 原来一直没去过, 也一直没想去过. 但是昨天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于是我和4个毛去了后海的一家酒吧呆了一晚上. 这四只毛分别是@柏毛毛, @孙立毛, @徐毛和他的一个很shy的同学.

我昨天得知了他们都在北京的这个震惊的消息后, 我就坐立不安. 他们特么在外面游山玩水, 我等屌丝却要在北四环西路的理想国际里苦逼上一天班. 下班后我就直奔地铁站, 可惜昨天下雨了, 在我就快要到地铁站的时候, 旁边一辆快速疾行的臭不要脸的车溅了我一身水. 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本来就没带雨伞, 竟然还遇见这么毛的事儿. 地铁里很是闷热, 换到了二号线就更要命了, 还好只要坐两站就到了鼓楼大街, 下了地铁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走才能到所谓的烟袋斜街, 于是我只好让他们来地铁站找我. 这一等, 竟然就在地铁站里等了半个小时, 期间还花十块钱买了一把伞, 结果证实我出了地铁后就没有雨了, 于是这把伞就再没有派上用场, 但是却变成了一个累赘.

走在去酒吧的路上, 时不时有上来勾搭我们的皮条客, 问我们是不是去酒吧, 看不看钢管舞什么的, 我表示很无语, 我们可都是正经人家, 纯洁的人呐! 问问题也不能这么露骨啊. 到了一家后海五号的酒吧, 据说是@徐毛经常来的一家, 我们就坐下了, 当时里面还没什么人, 没过多久就有乐队来唱歌, 一开始是那种比较怀旧的歌, 后来就越来越High了, 还有几首英语歌也很不错, 不过比较来讲我还是爱听那几首中文的. 中间他们还玩儿骰子的游戏, 我也时不时参与一下, 我只喝了3瓶那种小瓶的百威, 直到最后我依然很清醒.

11点多我走后他们去哪基情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清明7天假

今天可以算是清明节放假的最后一天, 按说其实应该是周三就是最后一天了, 但是我神机妙算请了礼拜四和礼拜五的假, 于是我的清明节就变成了7天了. 这7天假期, 可以说是基本上什么代码都没看, 更是一行也没写, 玩的可谓不亦乐乎.

前两天什么都没干, 就在家里呆着, 要不就是出去走走, 溜溜弯, 反正就是混沌的过了两天. 礼拜三我和@悦姐, @铎哥去了天津开的大悦城. 我还是第一次去天津的大悦城, 虽然说去年圣诞节时就开了, 可是到现在还是一股油漆味儿, 不过我们都是一致称赞这个味道还不错. 本来定的去鹿港小镇, 我也没去过正好, 可是我们进去发现实在是不知道吃点啥, 于是很尴尬的出来跑到了旁边的大渔. 在此期间我和悦姐就一边溜大悦城一边等不要脸的铎弟, 竟然等了快1个小时. 这回和第一次吃不同, 简直是轻车熟路, 只点好吃的, 乱七八糟的一概没要, 就这样还从12点吃到了2点, 简直就是吃货. 中间还发生了一见诡异的事情, 就是我要了一堆牛舌吃, 结果最后我高谈阔论时不小心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 谁说吃哪补哪了? MD. 吃完后继续溜大悦城, 因为发现它真的好大. 之后去了满记, 然后我就越发的觉得这个东西没有那么好吃了, 不过过些日子许留山就要有了, 应该比这个好吃吧?

礼拜四我们商量好了要去学校看老师. 一大早我就跑到了学校, 想进图书馆上自习, 结果门口竟然有一个告示写着进去必须出示一卡通, 我心想还是算了, 于是就去了D, E座之间的长廊里坐了一会儿. 之后等@学柏到了我们就跑到宋老师正在上课的K104旁边说话, 过一会儿@徐毛也来了, 我们在那密谋到快要下课, 于是赶紧移步心园, 发现其实还没有人. 过了一会儿宋老师和@韦海到了, 就开始一边聊天一边吃… 我发现每次聚会都是离不开吃. 送走宋老师后, 我们就盘算到底是去哪玩儿! 然后发现了一个选择… 就是大悦城… 擦… 于是我在连续两天去了两次大悦城. 这回是直接从学校坐地铁到二纬路下, 我才发现原来二纬路就是南开中学那, 高考前我在那上过新东方! 在大悦城简直就是各种吃, 各种玩. 我才发现原来那也有大型, 于是推金币就自然避免不了了. 结果整整250块钱血本无归… BTW, 最后吃的那个聚乐港里的冰淇淋还真是大. 就这样一天又过去了.

今天, 礼拜日, @青姐姐率领他们银行来学校考试, 我们趁机又跑出来玩耍. 而且@毛小毛和@孙立毛也也来了. 也是正好@孙立毛考了两年研终于最后考上了, 这得是半年的假期啊 >_> 在公寓等@孙立毛时竟然看见了@大眼毛, 今天简直是各种毛开会… 于是一起去食堂吃了早点, 我只喝了奶茶和水, 最后奶茶还越来越多了竟然, 而他们竟然还吃了砂锅面条什么的, 由此可见我根本不是吃货. 之后溜达到学校正门, 此时@大眼毛离队, 我们就在为前方的路而意见不统一. 最后坐地铁去了小白楼, 结果刚出来就打车跑到了奥城. 在艰苦地等待Mr. Pizza的过程中, 我是在忍不住跑去寿司店买了3个寿司, 今天简直是又热又累, 我这个外套是根本不能在白天穿了, 简直太热了. 在排号过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进去了, 然后就是各种胡吃海塞, 让我对那的印象大好, 饿了看见什么都好吃. 吃完就想继续推金币, 结果奥城那的游戏城都关门了, 不知道搞什么飞机, 于是徒步加打车去了上谷那边的游戏城, 20分钟的时间里, 我们就消灭掉了150块钱的牌儿. 于是@青姐姐决定回家玩手机上的推进比也不玩儿游戏厅里的了.

可以说这7天过得可算充实, 该见到的基本都见到了, 也没什么不该见到的. 不错不错. 下礼拜, 也就是明天开始, 就得上班了. >_< 但是其实下礼拜也挺忙乎的, @学柏要来北京玩耍, 还有@孙立毛也要来据说, 虽然不在一天.

那些年

终于过年了, 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可是过年回家能呆上几天, 见见同学, 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实属不易. 可是事情却也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就在这几天里, 我见证了我们的变化, 虽然用语言我没法说出到底变化在哪, 但是言语之间, 大家都和原来不同了. 我认识的人中已经没几个继续写博客了, 我这个博客也算是好几个月才更新一次, 因为每次有想说的, 想表达的, 就在嘴边的时候, 我总是没有合适的契机去跑到这来长篇大论, 通常微博就解决问题了.

先说说之前的吧, 这个月中旬公司在清华体育馆开了年会, 4000多人座无虚席, 将近有200个奖项我一个也没中, 无所谓, 因为拚人品的时候, 我的运气总是那么差. 后来部门的年会, 我也是毛都没中, 无所谓, 但是我仍然乐此不疲地发着牢骚, 抱怨我为什么还是没中奖. 过年前最后一天上班, 只要去的就能有奖, 哈哈, 这回我终于抽到了100块钱, 因为只要抽了就有.

这几天CCTV6演了不少今年上映的电影, 我也没事就去看看, 算是打发了无聊的假期. 说来无聊, 也挺充实, 甚至是充实的可怕. 有些事情带来内心的极大震撼, 后来又很快趋于平静,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昨天和 @悦姐, @铎哥, @小沛 见了一面, 玩了一个下午, 虽然太久没见, 但是说话却很自然, 也有几分心里安慰. 玩了一下午强手棋, 可能上一次玩那个东西是在15年前? 我瞎猜的, 但一定是在小学. 今天晚上和 @柏哥 去了大渔铁板烧, 先去了一家说没地方都订满了, 又换了一家竟然还说订满了, 于是就愤怒地决定在那等空桌, 结果没一会儿就坐下了, 这年代, 服务员的话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他说他今年是本命年, 老大不小了, 我说我不是, 我永远是18岁.

可是我又觉得, 我写出来的东西怎么TMD就像30岁.

我想睡觉

昨天写完博客去睡觉, 就一直睡着不能, 从一点半一直在床上躺倒4点都没睡着, 然后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我睡着不能, 她竟然马上就接了, 今天我才知道, 她那会刚起来上厕所. 她让我找安眠药, 可是我这似乎没有, 上大学的时候每次快开学的时候我就得吃那个, 要不我觉得睡不着觉, 不过最近这些时候基本没有吃过那种东西, 虽然有时候还是会睡着不能, 最终我也没有找到能让我安心睡去的药物, 不过困意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来临了, 于是我华丽丽的在大约四点半左右的时候睡着了, 早晨一睁眼7点半, 头特别难受, 然后我就心想幸亏我住的近, 要是我住到大兴去我还不得死在那. 刷了几条微博后就又继续睡着了, 下一次醒来依然是8点半, 然后我的手机在两个闹铃和两个小睡之间来回响, 终于我在八点五十的时候从床上爬了起来. 翻了翻新闻和微博, 于是就去上班了.

白天一天虽然不需要用昏天黑地来形容, 但是感觉还是头晕脑胀. 而且明天要换工位了, 坐了这么久的位置, 其实也不久吧, 快半年了, 终于还是要换掉. 其实这个倒是无所谓, 但是悲惨的是我还要把我那些东西搬走. 我的工位底下一直有一套大陆豪华版的仙剑5, 当初让快递寄到公司来, 一直也懒得搬回家, 于是就放在那了3个多月. 那个盒子里还有某次我吃饱了撑的买来的一堆古筝和琵琶音乐, 另外有两把夏天公司楼下发的带广告的扇子, 还有一本我看了一点就没继续看下去的Learning Python. 这回终于是被我清点了一下, 以后书还是要摆在桌子上, 要不更不看了!

这周末我就要去看林宥嘉的演唱会了, 我想我之所以没事儿就想去看演唱会是因为我觉得看完演唱会后整个人都是心情舒畅的, 至少现在是这样.

最后, 我希望我今天晚上的睡意能尽早降临, 别再跟我倒时差玩儿了!

周一你好, 周末再贱!

矮油, 今天中午我实在是什么也不想干, 于是跑到了奥城想去看失恋33天, 结果中午那个时候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排队买票. 这电影可真是火啊, 而且我礼拜五才知道, 原来我妈看这个电影比我看得还早, 这还让我怎么混… 在等开场的一个小时里我直接奔去了奥城的COSTA, 结果我进去问团购的券能不能用, 人家说能用, 但是现在没有咖啡, 也没有巧克力, 因为设备坏了, 汗一个, 于是我只好点了两杯冰饮料外带一块提拉米苏蛋糕. 吃完之后我就觉得倍儿难受, 因为本来今天的天气就有一点凉, 而且那个饮料都是特别冰的, 所以今天那家COSTA就给了我特别特别差的印象, 因为里面一点也不暖和, 木有一个咖啡厅的根本就! 完事后我就回电影院准备开场, 我清楚的记得开场前我还去过一次厕所, 结果开场了20分钟我就又想去厕所了, 可能是因为一下喝了两杯饮料的原因, 不过我最终竟然憋到了2个小时后的电影结束, 但是结束时放的最后的片尾大家竟然都还不走继续看, 但是那个片尾我原来在网上看过了, 就想赶紧走, 因为我深知我就快不能行了… 不过最终我还是等旁边的人撤退后我才走, 木有办法. “难道小学老师没有交过你讲礼貌么?!”

这个电影还是很不错的, 就是有的地方有点拖得太长了, 不过这也无关紧要, 无论如何这个电影赢了. 这个电影里出现的很多场景我貌似都去过, 三里屯Village, 想起两年前的时候, 我专门为了看Apple Store, 和不同的人类都分别来过这个地方, 然后就是东方新天地, 也是去过, 不过好像没有去过上面那个喷泉那. 仿佛记得三月份我还去那闲逛过一次, 再上一次就是两年前了吧.

就这样晚上我又回到了北京, 为明天的星期一综合征做了必要的准备工作. 我的周末就又这样结束了, 这周末我只是自己去了奥城看了场电影… 这是要有多么悲惨. 貌似这篇文章又犯了头重脚轻的毛病, 嗯哼, 就这样吧. 周一你好, 周末再贱!